北京故宫研究员解开《无用师卷》4大谜团(图)

2010-08-12 09:04:50 作者:csqzj4 来源:深圳商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由于温总理在全国“两会”上讲的一个故事,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目前,前半段《剩山图》正在浙江博物馆武林馆区展出,观者络绎不绝。

\
欲知当年《富春山居图》烧毁部分的画作原貌,只能从前人临摹的《富春山居图》中一探究竟。图为最出名的两个“火前本”之一“子明本”。“子明本”现存台北故宫博物院。


\
图为晋王羲之《快雪时晴帖》。三希堂帖“一希”在台北,“两希”在北京

  由于温总理在全国“两会”上讲的一个故事,传世名画《富春山居图》成为各界关注的热点。目前,前半段《剩山图》正在浙江博物馆武林馆区展出,观者络绎不绝。而现藏台北故宫、占90%以上画幅的《无用师卷》究竟画了些什么,又有哪些名人题跋?除了少数几位在台北有幸看过这幅名画的圈内人,内地民众几乎“不识庐山真面目”。

  就在不久前,雅昌艺术馆意外地从库存的二玄社高仿真复制品中发现了《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的踪迹,这是日本二玄社30年前在台北故宫授权下复制的一批国宝级书画精品,曾被著名文物鉴定家启功称为“下真迹一等”。《无用师卷》的真面目究竟如何?烧毁的部分画的是什么?《剩山图》与《无用师卷》能否完美拼接?《富春山居图》的价格是否有估算的可能?前日,本报记者独家探访了这幅长达10.51米的神秘长卷,并特约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在中国书画收藏鉴定上堪称“国宝级”人物的单国强,为公众拆解《无用师卷》的四大谜团。

  从26日开始,一个名为《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富春山居图〉》的系列高仿真书画展将在深圳雅昌艺术馆开展。除了神秘的《无用师卷》之外,目前“合展”呼声很高的“三希帖”高仿真复制品,以及王时敏的《仿黄子久山水图》等多幅《富春山居图》临摹之作的高仿真复制品也将一同展出。在两岸《富春山居图》合展前,市民或可透过这些“下真迹一等”的高仿真复制品,一睹名画。据了解,该展览将持续至4月20日结束。

  谜团1:《无用师卷》画了些什么?

  “我去过台湾五六次,《无用师卷》也看过不止一次了。”单国强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与国宝打了30多年交道,上世纪80年代,他已经在浙江博物馆看过《富春山居图》的前半段《剩山图》,《无用师卷》的影印本也在画册上看过无数次,但第一次见识真迹,还是1990年他第一次去台北故宫博物院时。

  “这其实是一幅没有画完的作品。”单国强告诉记者,《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79岁高龄时开始创作的。一次从松江归富春山居,偕好友无用禅师同行。应无用禅师之求,黄公望就在他的山居南楼援笔作此长卷。开始时,他并未刻意去画,只在闲暇时,兴之所至,随意画上几笔。因经常云游在外,而画卷留在山中,三四年过去了还没画好。后来,他特地将画卷放进随身的行李中,早晚有空就接着画,“黄公望晚年隐居在富春江畔,他建了一个名叫‘小洞天’的草庐,有机会看到江水,看一段江水画一段,这实际上是他的一个写生作品”。1350年,黄公望才为此图题款,但最后何时完成,不得而知。

  就画面而言,《富春山居图》是一幅少有的山水长卷。根据史料记载,原画应该是“高一尺余,长二丈四尺”。将烧毁后的两段比照着看,单国强向记者描述,《富春山居图》开卷表现江边景色,接着描绘起伏连绵的山峦,然后是广阔的江水,最后高峰突起,在江水茫茫中结束全图,“这些景致基本还是比较写实的”。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创作时间跨度长,前后画风是有变化的。“前后两段我仔细看了。开始的那一段比较像他的老师赵孟頫,但后来就越来越师法五代的董源和巨然,这一点在《剩山图》中已见端倪。再后来就慢慢凝练出黄公望自己的画风,开始时用笔多,后来用墨多,技法越来越纯熟,《无用师卷》尤其能够很清楚看出这个过渡。”单国强表示,尽管被人为割裂,但《富春山居图》的神韵没有断开,本是一幅画作的《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如一奶同胞,自有血脉互通。

  谜团2:前后两段能否完美拼接?

  记者前日在雅昌艺术馆看到,二玄社高仿真复制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按照原样、原大小再现了当年被明末收藏家吴洪裕“火殉”之后的后半段。装裱后总长10.51米,其中画作部分6.37米,题跋就长达3.37米。

  其中,题跋部分清晰勾勒了《无用师卷》的流传过程。据记者统计,有名有姓的题跋就留下了10段之多,此外藏印无数,包括明代画家沈周,画家文徵明之子文彭,画家、鉴赏家谈志伊,太原王穉登和画家周天球,收藏家邹之麟,明代后期著名书画家、鉴赏家董其昌等,“最重要的题跋,一个是沈周的,一个就是董其昌的。”单国强告诉记者,“火殉”事件之后,吴洪裕的侄子吴静庵为了掩盖火烧痕迹,将原本位于画尾的、董其昌的题跋切割下来,挪至画首。跋中写明《富春山居图》是为“无用师”所画,所以此段才被后人称为《无用师卷》。

  与《剩山图》相较,“《无用师卷》这段价值更大。它的题跋保存得很完整,没有被烧掉。而《剩山图》上面的题跋都是清代以后的藏家了,价值没有那么大。”单国强说。

  他介绍说,《富春山居图》是用六张宣纸连接而作的长卷,每个连接处都有骑缝印章。《剩山图》和《无用师卷》连接处的上端,就盖着一枚吴之矩(吴洪裕之父)的白文方印。这枚印章加盖时,《富春山居图》尚是一幅完整长卷。虽然《剩山图》经过不同藏家装裱,经过截边,比《无用师卷》窄了1.8厘米,但两段画卷合在一起时,这枚印章仍严丝合缝。

  而那场“火殉”之灾,在《富春山居图》前后两段留下了共同的伤疤。从《无用师卷》向右至《剩山图》,留下了五处火痕,几乎等距分布,而且越往右火痕越大。可以想见,当年《富春山居图》卷轴在火中被灼烧的惨景。

  记者在二玄社的高仿真复制品上看到,《无用师卷》起卷处就有三处十分明显的火痕。而最右边的一处火痕,恰好就在骑缝章之下,两段画作各半。在今天的《剩山图》上,民国书画鉴定大行家吴湖帆在这里加注:“下方石坡、小树、沙脚,除火痕空处各经补笔外,余皆一气连属。”

  谜团3:烧毁的部分是什么?

  单国强把《富春山居图》的诸多版本分为“火前本”和“火后本”。今天的《剩山图》和《无用师卷》都是“火后本”,当然也是唯一的真迹。而欲知当年烧毁部分的画作原貌,还得从前人临摹的《富春山居图》中一探究竟,“由于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太出名了,明清画家都争相临摹,现在有籍可查的临摹本就有十余幅”,这些都被单国强称为“火前本”。

  最出名的“火前本”有两个,一是名为《山居图》的“子明本”,现藏台北故宫;另一个就是沈周临背摹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现藏北京故宫。“由于沈周的《富春山居图》是凭记忆所画,与原作还有些距离,画风也完全是沈周自己的。目前最最可靠的,就是‘子明本’”,单国强说,这个版本还上演过一段《富春山居图》收藏历史上的笑谈。

  乾隆十年(1745)的冬天,一卷《富春山居图》被征入宫。乾隆皇帝爱不释手,把它珍藏在身边不时取出来欣赏,并且在6米长卷的留白处赋诗题词,加盖玉玺,还逢人就邀诗题词,将留白处题得满满五十六则赞叹诗、盖满各式钤印。这就是明末文人临摹的《子明卷》。后人为牟利,将原作者题款去掉,伪造了黄公望的题款。因为伪作题款中说是为“子明隐君”所画,所以这幅画又被后人称为《子明卷》。

  第二年,又一幅《富春山居图》也进了宫,这才是作为“火后本”的《无用师卷》。乾隆是个喜欢文物收藏的人,也喜欢演鉴宝节目、主持文物鉴定。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他深信第一卷是真迹,最终在翰林院掌院学士梁诗正、礼部侍郎沈德潜等几位大臣的附和下,《无用师卷》被认定是赝品,列入“石渠宝笈次等”。在二玄社复制的这幅《无用师卷》上,记者看到梁诗正受命代笔在《无用师卷》上的题跋,他详细记载了当时的鉴定结论:“此卷笔力苶弱,其为膺鼎无疑,惟画格秀润可喜,亦如双钩,下真迹一等。”值得庆幸的是,正因乾隆“打眼”,真品《无用师卷》才逃脱了被“毁容”的命运。

  “我去过好几次台湾,都没有看到《子明卷》,因为正名之后,台北故宫就不拿出来了。”单国强告诉记者,通过他在影印本上看到的印象,被烧毁的有五尺左右,画的是城楼隐约,平沙无垠,为富春江口出钱塘的景色;五尺之后,才是峰峦云树,坡石起伏。而今天的《剩山图》,一开始就是高山,《子明卷》不是这样。他的粗略印象是,“《子明卷》从笔墨功力、艺术水平等各方面都比《无用师卷》要差。但它是全本,其价值也在这里。”

  谜团4:《富春山居图》价值几何?

  谈到这幅传奇名画的价值,单国强表示,现在很多古书画拍卖动辄上亿,《富春山居图》是“元四家”之首的最重要作品,再加上目前都被博物馆收藏,已经很难估价了。

  但他也谈到一个参考价值。1996年,沈周背临的那幅《富春山居图》现身瀚海拍卖会,北京故宫博物院花了880万元定向拍卖,当年十分轰动。这也是中国当代拍卖史上第一次由国家级博物馆定向拍卖一件作品。

  沈周背临的《富春山居图》1996年价值880万元,“清四王”之一王时敏的临摹本去年卖到了590万元的高价,2008年浙江保利拍卖过一件董其昌临摹的《富春山居图》,当时的价格是14万元。《富春山居图》的真迹以咫尺片段就堪当稀世珍宝,其价值已难估量。

  单国强已经看过二玄社复制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他赞叹说不仅精妙还原了原作的笔墨变化,而且在保证原作风神的前提下有效地修复了画面的皮损残破。他也表示,目前受条件所限,国内公众看不到《无用师卷》,透过高仿真复制品一睹真颜,也是一种替代。但记者了解到,二玄社30年前复制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已经所剩无几,目前雅昌正积极与浙江博物馆联系,争取能够获得复制前半段《剩山图》的授权,以高仿真复制品的形式,早日实现两岸“合展”。

  从今天开始,名为《告诉你一个真实的《〈富春山居图〉》的系列高仿真书画展将在深圳雅昌艺术馆隆重开展,展期一个月,将持续至4月20日结束。除了这幅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之外,还有目前“合展”呼声很高的“三希帖”高仿真复制品。据了解,其中王羲之侄子王珣的《伯远帖》、王羲之之子王献之的《中秋帖》真迹目前在北京故宫,而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则藏在台北故宫。此外,还有多幅《富春山居图》临摹名作的高仿真复制品一同随展,包括王时敏的《仿黄子久山水图》、王鉴的《富春山居图》、王原祁的《仿大痴山水》等,让公众能够从多个临摹本中体味“富春真味”。

  新闻链接:分隔两岸的故宫文物

  1.“三希堂”法书

  王羲之侄子王珣的《伯远帖》、王羲之之子王献之的《中秋帖》在北京故宫,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在台北故宫。前两件书法早年流出北京故宫,不过在1951年的时候,另外的“两希”现身香港拍卖行,周恩来总理得知消息,批示立即成立“香港秘密收购小组”,终以50万元港币的价格,将《中秋帖》与《伯远帖》带回北京。从此,三希堂帖“一希”在台北,“两希”在北京,隔海相望。

  2.《清明上河图》

  真迹在北京故宫,清院本在台北故宫,明代仇英所绘的《仇本清明上河图》在辽宁省博物馆。

  3.《满文大藏经》

  共刷十二部,至今虽仅有一部复现于世,不过数万片梨木经书与108函印本俱全,其中32函庋存台北故宫,经板与76函藏于北京故宫。

  4.《四库全书》

  文渊阁本在台北故宫,文津阁本在国家图书馆,文溯阁本在甘肃省图书馆,文澜阁本今藏浙江图书馆。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