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作伪史话:从谗鼎说到青铜器作伪(图)

2011-02-17 09:56:10 作者:odzmoso 来源:东方早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由于青铜器不言而喻的重要价值,自春秋以下,仿制、伪造的事就几乎没有中断过。《韩非子·说林下》曾说到“齐伐鲁,索谗鼎。鲁以其赝往”的典故,这就是青铜器伪作史的肇端。而这鲁国伪造谗鼎以应付齐国的事,又见于《吕氏春秋》,而且记述更为翔实。

\ 

\

\

  作者:梁江

  由于青铜器不言而喻的重要价值,自春秋以下,仿制、伪造的事就几乎没有中断过。《韩非子·说林下》曾说到“齐伐鲁,索谗鼎。鲁以其赝往”的典故,这就是青铜器伪作史的肇端。而这鲁国伪造谗鼎以应付齐国的事,又见于《吕氏春秋》,而且记述更为翔实。

  《吕氏春秋》又名《吕览》、《吕子》,是秦丞相吕不韦门下食客的著述。《汉书·艺文志》列之入杂家,乃因为它“兼儒墨,合名法”,包括了历史范围内各方面的内容,即便仅从史料角度上来看,也是先秦时代一部极有价值的著作。先秦诸子百家的著述散佚很多,有些靠《吕氏春秋》引征的片言只语而得以保存,如《吕氏春秋》中所记的岑鼎。岑鼎又称崇鼎、谗鼎,天子的宝器。盛气凌人的齐国为索取岑鼎而兴兵攻打鲁国,鲁君只好运了另一只鼎前往搪塞。齐侯也不是省油的灯,退了回来,还派人通知鲁君说:“如果柳下季说是岑鼎,我就接受它。”这个柳下季是鲁国人,鲁君请他出来为这只退回来的鼎作证。柳下季说:“你送岑鼎往齐国,是想留下真岑鼎还是想免去鲁国祸患呢?我是以信为国的,现在要破坏我心中之国而为你免除国难,这是我的为难之处。”鲁君无奈,只好将真岑鼎送往齐国去了。汉代高诱在注释这段话时,引用了《论语》“非信不立”的说法,推许“柳下季有信,故能存鲁君之国”。

  《吕氏春秋》之立意,是借鼎之真赝和柳下季得体的说法,劝喻人们要善于审察时物,这一用意是很明白的。不过,这恰恰也是鉴藏活动中很重要的一点。

  延至汉代,商周青铜器已不能多见。一旦得古器物重见天日,往往以为是祥瑞的征兆。《汉书·武帝纪》记载,汉武帝元鼎元年 (公元前116年)夏五月,“得鼎汾水上”。四年“六月,得宝鼎后土祠旁。秋,马牛渥洼水中。作《宝鼎》、《天马》之歌。”不过,有人怀疑此鼎是当时的作伪老手新垣平 (上大夫)为献媚武帝而做的伪器。后来,新垣平因献“人主长寿”假铭玉杯事发,落了个夷三族的下场,这实属咎由自取。在其后的二千多年历史中,所知的历代伪器及疑伪之器,据张光裕《伪作先秦彝器铭文疏要》一书的统计,多达1600余件,仅清代乾嘉以来百年的伪作就超过1000件,确实是愈演愈烈了。

  以往曾有人以为仿古器乃由宋代人开风气,其实不然。宋代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已记述了唐、五代官营作坊专事仿造铜器的事。今存故宫博物院的一件唐仿西周觯,是打过蜡的熟坑器,这件器物便出自赵希鹄所说的时期。说宋人复古仿造之风炽盛,倒是不错的。宋初铜料不足,朝廷曾发布禁铜令,仿造也难成气候。北宋中期以后,复古之风兴起,而这时出土的商周青铜器也多,仿造古器之风才盛行起来。见于宋代吕大临《考古图》记载的,便有庚鼎、辛鼎、癸鼎出于开封,晋姜鼎出于韩城,公诫鼎出于上雒,乙鼎出于邺郡等等。宋徽宗好古物,宫廷作坊便依照出土铜器大量仿制。《宋史·礼志》说:“初议礼局之置也,诏求天下古器,更制尊爵鼎彝之属。其后又置礼制局于编类御笔所。于是郊庙禋祀之器多更其旧。”当时所仿制的有礼器、乐器等多种品类。欧阳修《集古录跋尾》还说到,宋太祖时,王朴善铸编钟,能与周代铜钟形状一样。宋徽宗时,曾以春秋晚期宋公戍钟为蓝本新铸大晟编钟,器形纹饰无不仿制得惟妙惟肖。显然,宋代颇不乏精于仿古的高手。

  不过,仿作或复制的技术手段与作伪相近,目的却有霄壤之别,这是不可与奸人鱼目混珠,旨在坑蒙别人以射利的做法一概而论的。

  有关伪作青铜古器的记述,最为详尽的当推宋人赵希鹄《洞天清禄集》,是书所述全为鉴别各种古器物之事。其中的“古钟鼎彝器辨”,专论青铜器物,穷原竟委,辨析精审。赵氏首先说到,三代器物各有不同的时代风格,商代器物质朴,周代雕饰细密,夏代刻缕细如头发。铜器入土千年后,颜色青翠滋润。坠于水中千年后,则呈纯绿色,且莹润如玉。如一直流传在人间的,则其色紫褐而有朱砂纹,伪物则多用漆调和朱砂涂在上面。以上三类古铜器都没有腥气,若属后人伪造的假货,只要把双手磨热再去檫它,则铜腥冲鼻,如是不难分辨真伪。

  伪造古铜器的方法,是用水银掺杂锡末,就是宋代所称的磨镜药,先均匀涂在新铜器表面,然后用浓醋调和细硇砂末,以笔蘸汁涂在上面。表层出现腊茶颜色后,浸入新汲出的井水中,铜器就会出现蜡茶的颜色。如等到表面出现漆一样的颜色再浸水,所得就是漆那样的颜色,不浸水的器物则会变为纯翠色。三种颜色的铜器,都可用新布来擦出光洁莹润的效果。这样伪造器物的铜腥,因水银的阻隔而并不露出。惟古铜声音微弱而清亮,新铜则重浊而哄乱,终究难逃善辨者的鉴识。赵氏还详述了各代器物的形制、款识、字体、色泽以及铸造工艺等各方面的特征,既指出了前人的舛误,又记述自己从亲见之物考证的心得。是书不事空泛之语,后世鉴赏家推之为指南,洵非过誉。

关键词:文物作伪史话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