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御题的北宋画僧巨然《雪图》

2011-03-03 11:34:20 作者:安徽池州 包光潜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窗外雪花飘然,积雪盈尺,30年所罕见。江南的雪,来得快,去得快,如今却例外,仿佛要让江南陶醉在雪世界里。江南雪更多的是柔媚,而北方的雪则是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可惜江南人少有亲临之幸,偶有影视或图画来弥补缺憾。


■安徽池州 包光潜

    窗外雪花飘然,积雪盈尺,30年所罕见。江南的雪,来得快,去得快,如今却例外,仿佛要让江南陶醉在雪世界里。江南雪更多的是柔媚,而北方的雪则是浩浩荡荡,横无际涯。可惜江南人少有亲临之幸,偶有影视或图画来弥补缺憾。这不,我正在电脑前,欣赏北宋画僧巨然的《雪图》(见图),并揣摩诗堂正中的乾隆御题:“玩其林峦皴法,与王维雪溪,同一神妙。”后有“乾隆宸翰”印。诗堂右边是董其昌的鉴定题字:巨然雪图。

    我感到奇怪,这么一幅画竟然惊动皇帝为之御题,董其昌为之鉴定——原来这个大名鼎鼎的画僧,许多作品都未落款,让后人猜疑不止。这也恰恰体现了书画艺术之魅力。

    作为出家人,巨然并未放弃俗世的进取心。宋太祖赵匡胤指鞭江南,南唐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南唐翰林图画院自然而然随之解体,多数画家被迫北往,在汴京谋得一职,以继书画之缘。虽然赵氏没有对佛教寺庙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如此状况,僧尼还是心动惹尘埃,各自打出小九九,巨然亦然。巨然识时务,赶往汴京,居开元寺。一边交游达官贵人,一边潜心画画。为了能够在北方画坛立足,他不得不改变江南画风,而去模仿北方名家,以期得到肯定。事实证明,巨然的抉择是正确的。他不仅得到北方画坛的认可,还得到殊荣,譬如在宋朝最高文化机构学士院被许可作壁画留存、共赏,受到众文人的追捧和颂扬。更重要的是,他将南北画艺有机地糅合,彰显了个性特色。巨然把江南气象与温润渗透到北方的画艺中,像他的山水画中,其峰峦多有巨石挺拔,林麓多有卵石夹杂。远观晶莹剔透,色泽温润,宛若春水淘洗;近看石脉清晰,墨粒分布自然,有如神奇造化。

    眼前巨然所作《雪图》,绢本水墨,纵103.5厘米,横52.5厘米,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其画面分为三个层次,组成一个硕头小脚的“之”字:上层双峰并立,左低右高,危岩耸立,白雪皑皑,令人生畏,眼恋意留,不敢攀附。雪峰之上,古木郁郁,生机勃勃,特别是锯齿状的岩裂,触目惊心,将北方的雪映衬得更加雄浑、霸气;中层雪景呈斜倚之势漫漶开来,楼阁深入,分布有别:古树对峙,雪路茫然,骑者行于山径之上,左顾右盼,两岸风光引人入胜。它恰好将近景生动地连接起来,苍松如帘,层次分明却又浑然一体,仿佛听见覆雪之下,冬泉泠泠,雪压松枝,不时跌落,飒飒有声。

    巨然山水画存世百余幅,有江南之灵秀,有北方之粗犷;玲珑中藏霸气,雄浑中寄精巧。仔细揣摩他的南北之作,还是有一定差异的。不管如何,巨然对后世的影响,真的不可低估。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