倜傥风流四座惊——赏析武念祖款竹笔筒

2011-03-09 15:21:50 作者:陕西安康 刘勇先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藏友从陕南平利县武姓家购得一件竹笔筒,高13.6厘米,口径5.9厘米。通体右起左行竖刻楷书七言律诗:“倜傥风流四座惊,金闺独许占才名。解围惯博诸郎粲,戏彩常怡大母情。不避嫌疑原脱略,便招猜忌只聪明。伧奴中酒真狂瘈,百犬何劳更吠声。”

\
笔筒铭文拓片


■陕西安康 刘勇先

    藏友从陕南平利县武姓家购得一件竹笔筒,高13.6厘米,口径5.9厘米。通体右起左行竖刻楷书七言律诗:“倜傥风流四座惊,金闺独许占才名。解围惯博诸郎粲,戏彩常怡大母情。不避嫌疑原脱略,便招猜忌只聪明。伧奴中酒真狂瘈,百犬何劳更吠声。”后落款“武念祖”,下钤刻篆书白文印“闰泉”。

    据说武念祖是晚清平利县一名秀才,出身望族,风流倜傥。查平利老县志和民国三十三年(1944)鲁长卿编纂的《重续兴安府志》记载,平利武家的确是大家族,世代显宦,在平利官场叱咤风云百余年。我手中没有平利武姓家谱,不知武念祖字派出于哪门,更无法知道他的生平。我走访了武家后人武承庚,他说武家原有家谱,“文革”中被他父亲武纬绪烧了。按辈分推算,武念祖应高他四辈。但从这件竹笔筒上武念祖的七言律诗来看,当时他在笔筒上题诗时,正是惊四座的一名风流倜傥青少年,高门贵族看中他的才华,将金闺之女许配与他。“解围”是借晋谢道韫的典故,显示自己在周围同龄人中是最亮丽的;不但形象出众,而且很孝顺母亲、祖母。借用“戏彩”的典故,即老莱子孝养二亲,行年七十作婴儿自娱。作者借此显示自己用各种方法,让祖母高兴(诗中“大母”即祖母)。作者不避嫌疑原脱略,“脱略”就是任性,不受拘束。自己的行为遭人猜忌,也不当回事。这首七言律诗,表明作者是一个才华出众的文人,深受儒家思想熏陶,孝敬老人,有社会责任心,平常按自己的理念去做人、做学问,不管别人说三道四,走自己的路。100多年前,武念祖刻在竹笔筒上的铭文诗,抒发了作者的思想境界,是一位有个性的年轻人。

关键词:倜傥风流四座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