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八百学子赴缅抗战记

2011-08-25 10:36:13 作者:北京 苏杭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60多年前,西南联大834名学生毅然投笔从戎,加入到“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行列中来,随中国远征军参加了攻打密支那、八莫的战斗,这就是赫赫有名的“西南联大八百学子从军壮士”。抚今追昔,我们通过解读两件保存至今的珍贵文物,追忆那段可歌可泣的抗战历史。
中国远征军八百学子赴缅抗战记

 
\
西南联大历史系毕业戒指
\
卢少忱保存多年的参战照片
 

■北京 苏杭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北平、天津相继陷落。国立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私立南开大学内迁到湖南,在长沙组成了长沙临时大学,同年10月25日开学。1938年4月随着战火迫近长沙,学校又决定西迁昆明,更名为“西南联合大学”, 简称“西南联大”。 北大、清华、南开原为著名高等学府,组成联大后,荟集了一批著名专家、学者、教授,师资充实,人才济济。学校虽物质匮乏、校舍简陋、图书资料不足,但坚持严谨的治学态度,树立优良学风,是当时中国规模最大的著名高等学府。联大学生来自全国各地,经过统一考试择优录取。国立西南联合大学自1938年5月4日开始上课,至1946年5月4日结束,在滇整8年。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 西南联大培养出大批杰出人才,其中有许多蜚声中外的一流科学家。在抗日战争时期西南联合大学的从军运动,更是这所战时高等学府引以自豪的一页,也是中国教育界知识分子保家卫国、维护民族独立、捍卫国家尊严的一个组成部分,是中国教育界献身抗战建国事业的壮举。

这是一枚1944年西南联大历史系毕业戒指,由该校历史系学生许寿谔(又名许师谦)于1944年2月设计。戒指正面中间为天平上以手执笔的图案,意思为作史应秉笔直书不能有所偏袒;上部为“H D 1944”字样,指“History Department 1944”即历史系1944级;下部为“NSWAU”字样,为“National Southwest Associated University”的简写,即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该戒指于2010年由卢少忱老人捐赠给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戒指背面为“A3082”字样,为联大3082号,是他当年的学号。

卢少忱,1922年生,是60多年前西南联大八百学子从军壮士中的一员,随中国远征军参加了攻打密支那、八莫的战斗。

卢少忱的父亲从清宣统年间就在天津铁路局工作,后任列车长,薪水不低。卢家虽有十个孩子,也能勉强度日,且都有学上。后来,卢家从天津搬到北平,卢少忱便在北平崇德中学念书。由于这是一所英国教会学校,他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英文教育。

“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日军在北平实行奴化教育,关闭了崇德中学。1939年,念高三的卢少忱被迫转到北平充实中学。

1940年初,因不堪日校的奴化教育,卢少忱不顾父母反对,毅然离开北平去昆明求学。他乘船到上海,再辗转香港、越南,历时3个多月的颠沛流离抵达昆明,不久后考入西南联大。此时,日军逼近云南,卢少忱这一批大一新生又随学校迁入四川叙永分校,大二后局势稍缓才返回昆明。国难当头,西南联大聚集大批爱国青年。

滇西反攻期间,中国驻印军的孙立人将军曾到西南联大作演讲,同学们热血沸腾。1943年,盟军反攻缅北,印、缅、滇的中国军队都急需大批英语翻译。年底,西南联大开始动员学生参军。22岁的卢少忱便和几位同学一起毅然决然地投笔从戎。同批学生共有834人,这就是赫赫有名的“西南联大八百学子从军壮士”。

经过短暂军训正式入伍后,1944年3月,卢少忱乘飞机经过著名的“驼峰航线”,抵达印度汀江机场,开始了军旅生涯。他先被分配到密支那的利多野战医院,当天就进入工作状态。由于中国伤员众多,和美国医官语言完全不通,卢少忱一天到晚都需要陪着各位医官到处巡视病床。在这里,卢少忱任三级翻译官,但他一心想着上前线,却被留在了后方的医院里,这让卢少忱很郁闷。1944年6月前后,经卢少忱多次申请,加上战事吃紧,前方攻击部队急需翻译,而卢少忱的英文很好,上级终于批准其调往刚刚占领密支那机场的新30师90团2营(坦克营)任翻译官,和美军联络官一起在营部工作,主要与美军联系弹药、补给、飞机等各种战斗支援,为全面占领密支那做准备。卢少忱亲身经历了前线炮火的洗礼。

据老人回忆,他们打下来过隐蔽在原始森林大树上的日军狙击手。这些日本兵都是在做自杀式的攻击,把自己拷在大树上,原始森林中的大树枝叶茂密,鬼子隐蔽进去后别人无法发现。等中国军队进入后,鬼子就从树上往下打冷枪,为此牺牲了很多中国士兵!后来调来大炮和重武器向这些树开火,才把鬼子打下来,那些藏匿日本鬼子的参天大树也都被炮火轰击得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了!

占领密支那不久,卢少忱被军事委员会外事局调回印度并升了职,在中美混合战车指挥组战车1营任二级翻译官,同中校待遇。之后两个月,卢少忱一直都在协助美国军官训练中国士兵学习使用各种战车及器械。他必须先学会,才能教给中国士兵,所以包括坦克在内,什么车他都会开,这是老人的骄傲。

1944年11月底,战车1营从印度莎蒂亚出发,绕经利多、野人山、孟拱河谷向八莫进军。但还没抵达目的地,八莫便已被新38师等远征军主力部队攻下,以至于卢少忱至今遗憾这支装备精良的机动部队竟未能与敌人交火。后来,战车部队留在当地继续整训,但没有再上前线。

日本投降时卢少忱还在缅甸的大森林里,就听见大家喊,日本投降了,我们胜利了。大家奔走相告,彻夜难眠。1945年11月,抗战胜利2个月后,卢少忱等“学生兵”终于返回国内,从西南联大拿到毕业证,完成了他的军旅生涯。

如今已年近九旬的卢少忱老人,仍活跃在社区活动站,义务教授中老年人英语。从2003年至今,风雨无阻,整整8年。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