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态可掬蕞尔小物——鎏金熊形青铜镇

2012-03-22 20:51:45 作者: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当拂去岁月的尘土时,林林总总的古代器物总会呈现给现代人一种惊喜,让我们感叹古代无名匠师们的艺术创造力和欣赏力。一些外形轮廓相仿的蕞尔小物,经他们的创造,呈现出各异的姿态。汉镇这种构图紧凑、精致而实用的器物,就是其中的佳作。

       从史前社会至魏晋时期,人们在室内都是席地而坐,一种是在长条形榻和正方形枰上铺席而坐,另一种是在地板上铺席而坐。席在人们起身、落座时常会移动,又容易卷角。为避免这些问题,古代人就在席子的四角放置镇,用来压住席子。古人布席还讲究位正,孔子就严守“席不正不坐”的准则。为保持席正,也需压以重物。

       席镇早在战国时期已通行,多采用比较重的材料,如金属、玉石等,其中以青铜镇最常见。汉代墓葬出土的席镇已达数百件之多。熊在汉代被视为吉祥的动物。汉代工艺家颇善塑熊,这套鎏金熊形青铜镇把肥胖的熊处理得憨厚可爱,这样的四枚熊镇放置在坐席四隅,为汉代较单调的室内布置增添了活泼气氛。

       江苏盱眙县曾出土一件汉代黄金伏兽席镇,高10.2厘米,长17.8厘米,重9公斤,伏兽头上有提环,兽身刻“黄”“六”二字,意为黄金制成且为同类制品的第六件。有专家认为,这件黄金伏兽席镇是汉代皇帝祭天时用于压席的。汉代皇帝祭天是一件大事,皇室显贵、文武百官跪拜要用六张长一丈重叠在一起的席子,因此,只有这样贵重的镇才适合在这种场合使用。

       魏晋以后,人们由席地而坐逐渐改变为垂足而坐,家具式样也随之变化,席镇失去了实际作用,逐渐减少乃至消失。

(据国家博物馆网站)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