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元代沉船“天地日月国王父母”青石龟趺碑

2012-12-18 09:27:12 作者:山东金乡 任小行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2010年,菏泽出土的元代沉船上有一块青石龟趺碑(见图),碑阳铭文“天地日月国王父母”,在今天甚为少见。这组铭文究竟为何意,此碑又为何会出现在船上呢?为此,笔者试作如下解析:
古人认为,“天地”乃人类之父母。《周易·说卦》曰:“乾,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周易·系辞》曰:“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这就是说“天地间阴阳二气交融,万物才能变化而完美,阴阳雌雄两性交合,万物才能产生变化”。故孔子说:“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在圣贤看来,天地日月的自然法则,是人类遵从的准则规范和道德实质,人类没有理由不遵守。
“天地日月父母”合用,较早见于北凉法盛所译的《佛说菩萨投身饴饿虎起塔因缘经》。太子后妃被发乱头号天叩地,四望顾视不见太子,饮泪而言:“天地日月父母灵神,若我有罪,今悉忏悔,愿与我大夫早得相见。”在这里,“天地日月父母灵神”显然是太子后妃的神灵,她在祈求他们保佑。
“国王”是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二字合用是在东汉以后随着佛教进入中原以后,自汉至明皆沿用,其中宋、元时期又以“国王”为封号。在佛教经书中,“国王”指的是最高统治者——皇帝。“国王父母”一词连用,应是佛道教义接受儒家文化以后在宗教方面的反映。
而至迟到南宋时期,“天地日月,国王父母”的说法已基本成型。白玉蟾所著的《道法九要》云:当知感天地阴阳生育之恩,国王父母劬劳抚养之德,度师传道度法之惠,则天地国王父母师友不可不敬,稍有不敬,则真道不成,神明不佑。
元代,在王重阳三教合一的基本教旨之下,全真教弟子多高唱三教归一,倡导毋忘天地、国王、父母、师长恩。“天地日月国王父母”连用已较为常见。《析津志》中有“遇道术者张公带黄教习书细字,每芝苏一粒,书‘天地日月国王父母’八字”的记载;除此之外,人们还将上述八字刻在石碑上,置于宅院、亭子或船上,除菏泽元代沉船小青石龟趺碑外,还有金乡县元至治三年摹刻的壮观碑碑阴、元贞二年的秦城起宅记碑碑阳、元延祐三年翠微亭安仁甫诗刻碑阳。另外,呼和浩特西白塔旁亦出土过“天地日月国王父母”碑,其年代待考。
“天地日月国王父母”碑的出现,充分说明了“儒释道在中国传统社会鼎足而三,相辅相成,又互讦互补,共同支撑着国人的精神大厦”(邸永君:《儒释道相互关系浅析》,《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4年06期)。佛教和道教为了生存,纷纷以儒家学说解释佛道经典。而“道家和佛家学说所起的作用绝不亚于儒家学说,只是因为统治者的力挺,儒学才得以占领意识形态的中心,但若无道、佛两家填补儒学留下的广阔的精神空间,儒学必定独木难支,接应不暇。”(《儒释道相互关系浅析》)
元代是民族矛盾、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的时期,社会动荡不安,人们常将“天地日月国王父母”碑立在宅前、亭子或置于船上,一是警示自己毋忘天地、日月、国王、父母恩,二是寄望该碑能抑秽避凶,为屋主或船主祈求平安,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起了“石敢当”的作用。
关键词:菏泽元代沉船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