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一宫邮币市场内纪念金币虚构材质:实为铜制

2013-09-16 09:39:59 作者: 来源:天津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鉴定证书中印着统一售价2280元的纪念币,划价只要100元,相差20多倍;“原价”数百元的纪念币,简单划价最低也只要60元就能成交!在天津市一宫邮币市场内,摊主们口中的纪念金币实在值得怀疑。记者暗访发现,不少包装精美、宣称“含金量”十足的成套纪念币,实际成交价格却令人大跌眼镜。几番追问下,摊主才吐口,说这些金灿灿的纪念币都是铜的。

  读者反映 120元买两套包金纪念币有疑惑

  日前,市民李先生向本报“小崔暗访工作室”介绍了自己购买纪念“金币”的遭遇。李先生说,前不久,他到一宫邮币市场,准备购买两套包金的纪念币,在中秋节馈赠亲友。花120元购买了两套摊主口中的“包金纪念币”后,李先生仔细一琢磨,才感觉有些不对劲。“我买的这两套纪念币,摊主都说是包金的,含金量足有近一克。但是卖出的价格却这么低,和现在近340块钱一克的黄金价差距甚远啊。现在想起来,就算是接近一克含金量,成套12枚纪念币,也不可能卖到这个价钱啊。这还没加上包装盒、雇人、运费的成本,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

  记者暗访 部分证书不标明价格含金量

  根据李先生提供的信息,记者日前来到了位于民主道附近的一宫邮币市场。进到市场内,只见数十个摊位前,不少市民都在进行挑选。巡视了一圈,记者发现几乎每家摊位的柜台内,都陈列着各类包装精良的邮票册、磁卡、纪念币。其中,最少的只有一枚、最多的一册可以达到几十枚不等。仔细观察发现,外观呈金颜色的盒装纪念币最受市民青睐,而外观为银白色的钱币却少有人问津。这些纪念币中不仅有毛泽东、周恩来等伟人头像,也有十二生肖和各种吉祥物。 单枚纪念币直径最大的可以达到8厘米左右,最小的只有一角硬币大小。

  那么,这些销售的金币真像李先生所说吗?记者找到一家靠近一侧出口,经营着很多成套、包装精美纪念币的摊位。看到有顾客前来,一名正在收拾货物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小伙子,想要点嘛?”当得知记者想看看纪念币、准备送人用时,这名女子马上随声附和,“是啊,过些日子好几个节。我这最近走了好几套纪念币,都是送人用的。”记者边看,边询问有没有纪念币是含金的,女子表示很多都是包金的,并马上从一边的柜台内拿出了一个木盒。掀开木盒盖,12枚金光闪闪的纪念币出现在眼前。指着盒内的纪念币,女摊主说道:“这里面是12枚,叫十二生肖纪念金币,每枚金币都带独立的小包装袋,绝对上档次,送人也拿得出手啊。”

  记者接过这套纪念币看到,里面有一张证书,不过上面只是介绍该款纪念币的收藏知识,没有标明价格和具体的含金量。问到价格,女子说:“你要是买,给你60一套,买的多也是这个价格,绝对合适。”当记者表示没有想到能这么便宜时,女子马上说:“嗨,这东西你也就是在我们这买,这要是到了外面,都好几百呢。有很多骗子专门开着车,拉着横幅写银行内部纪念金币,其实都是这个,专骗那些老外和不懂的,一骗一个准。”问起这款纪念币的含金量,女子有些含糊地说:“这虽然是包金的,但毕竟是12块了,应该接近一克了吧。”记者随即追问:“现在一克黄金要近350块钱,你这才卖60块钱一套,这还不得赔死。”听到这,这名女摊主没有刚才的侃侃而谈,而是低声说道:“这东西应该就是含铜的吧,具体咱们也不太清楚。”

  除了这套十二生肖的纪念币,女子还给记者推荐了另外一款军事题材的纪念币。记者翻看发现,与此前没有标价的那套生肖纪念币不同,在包装盒内的鉴定证书上醒目地标注统一售价为2280元。询问起这套纪念币的实际销售价,女摊主说道:“这套你给100块钱就能拿走,现在就这一套了……”当记者拿起这套纪念币的鉴定证书想仔细查看时,女子又马上拿了回去,放在包装盒里说:“这些东西送人都没有问题。像刚才那套十二生肖也挺好的,证书都有,而且上面还没有售价,这样你送的人就不知道价格,还心存感激呢。”暗访中,女子还传授给记者如何介绍这些纪念币的来历,以提高其身价:“你送人的时候,有人问你就说是从银行内特殊渠道拿的,但是别说是全金的,那样的话就太假了,说包金的就没人怀疑了。”

  工商部门 虚构材质构成欺诈

  “如果将根本不含金的纪念币说成是包金的,那么就是对消费者的一种欺诈。”工商执法人员介绍说。摊主明知这些纪念币中并不含有金的成分,但为了吸引消费者购买,故意将其说成包金、镀金,不仅是一种欺诈行为,也是严重违法行为。消费者在购买这类产品时,一定要向商家索要发票,并在发票上注明这些纪念币的成分、贵金属重量等。如果商家不能开具发票,或者不愿意在上面标明贵金属信息的,那么这些产品就极有可能是以假充真的产品,消费者最好不要购买。(记者 崔楠 王子瑞)

关键词:天津邮币市场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