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鸡缸杯的捡漏传奇

2014-04-16 10:01:02 作者: 来源:艺术版权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鸡缸杯鸡缸杯

  最近,估价2.5亿元人民币的明成化鸡缸杯火了,有媒体报道,现存的斗彩鸡缸杯仅有四只,被人们视为稀世珍宝。其中三只分别收藏于伦敦博物馆、大英博物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三只都在英国,一只即将上拍。不知是不是真的只有四只?但可能很多人不知道,这小成化斗彩鸡缸杯在早年的琉璃厂也有一段“捡漏传奇”。

  以前混迹于北京琉璃厂的藏友们可能都听过一个故事:琉璃厂古玩行元老、宝古斋的创始人邱震生,在一堆破烂中买到一个成化官窑的鸡缸杯,之后将小杯子卖了,赚了大钱,开了一个大古玩铺宝古斋,宝古斋的匾是翁同龢题的。

  关于这件事,胡金兆先生在《百年琉璃厂》一书中记载了此事,邱震生生于1907年,是河北省三河县燕郊村人。光绪三十四年(1908)出生在一个破落地主家庭。小时候在祖父开设的学馆里读书,9岁到外祖父家的学馆就读,学会了做文章、做诗和对对子。15岁外祖父托人把他送到北京琉璃厂虹光阁学徒。从此,他进入了代表我国传统文化的琉璃厂的行列,是笔彩斋第三代门人杜华亭当经理的虹光阁古玩铺的大徒弟,算笔彩斋的第四代门人。在虹光阁摔打磨炼、潜心研学20余年,交了不少朋友。

  话说捡漏,有一次邱震生到天津采购文物,在劝业场一家古董店里看见一堆小文物,商店要求顾客用100余元包买它们,他发现其中一只青花瓷小杯是明朝成化年间官窑成化鸡缸杯,就毫不犹豫地买下了这堆文物,后来他以14000元作价,把这只小杯子卖给了韫玉斋古玩店,把这笔钱用在宝古斋开张请客各种开销上了,不知这只鸡缸杯是否就是近日媒体热议的那一只?

  再说那个翁同龢题写的“宝古斋”匾额,翁同龢于1904年过世,“宝古斋”1944年开张,去世40年的人怎么可能再给宝古斋题匾呢?邱震生先生在《我在文物界的一生》一段是这样记载的:“说起‘宝古斋’匾额,还有一段‘偷天换日’的故事。旧牌匾是翁同龢手笔‘赏古斋’三字,为另一古玩店的匾额。为利用此旧匾,及请陶北溟先生设法改‘赏’字为‘宝’字。

  老北京的店铺讲究请社会名士写匾,尤其是琉璃厂街里的店铺,家家门前悬挂的匾都是社会名士所题。宝古斋开业,众股东都认为论资格论书法的功力,谁也比不上翁同龢,但他已死去多年。怎么办呢?于是匾由宝古斋的股东、著名书法家陶北溟把赏字改写为繁体宝字,不动上下,只变中间。繁体字“赏”和“宝”字,上下相同,只中间有别,赏字中间是“口”,宝字中间是“王”加“尔”,据此就成为已故去的翁同龢为40年后开张的宝古斋专门“题写”的匾额了。今天此匾仍挂在琉璃厂,已是一块著名的文物性匾额了。

  宝古斋是1944年十个股东集资开的,邱震生是股东兼经理。后来邱震生成了古玩业的头面人物,新中国成立后唯一的北京古玩业中的民主建国会会员,北京工商联成员,是1957年古玩业被错划的“右派”中,身份最高的,下乡劳改18年,1979年“改正”落实政策,年逾古稀才回到北京安度晚年。

  捡漏和打眼,是收藏行任何人都避不开的两件事,邱震生这样的行家也是一样。邱震生晚年时,有人拿来一幅近代画家石鲁的作品请他欣赏,他留了下来,后来这个人又拿来傅抱石、石鲁的画,邱老先生轻易地相信了他,没仔细看,就花钱买下了,结果上了当。这是先用真画和谦诚赚取信任,再施展伎俩。邱老先生非常懊悔:做了一辈子书画鉴定和买卖,老了却被人骗了。后来在1989年因为此事郁郁而终。古玩商买了打眼货,事关名誉,而他所以出了这个不大可能出的错,就在于他忽略了《论语》上孔子讲的“君子三戒”中的“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的至理名言。

关键词:天价传奇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