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一法师遗物专场将亮相中鸿信2015秋季拍卖会

2015-12-11 23:30:54 作者: 雅昌艺术网 来源: 雅昌艺术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悲欣交集——弘一法师重要遗物专场

《悲欣交集—弘一法师遗物专场》为藏家呈现了弘一法师所用印章、管风琴、以及书法作品等,一一品味,让我们体悟弘一法师生前的生活点滴,感受那其中蕴含的安详静谧之气,理解他正是以独秉天赋的高超佛学和身体力行的苦修实践赢得世人敬仰。

\

西泠印社早期社员弘一法师,李叔同(1880—1942),又名李息霜、李岸、李良,谱名文涛,幼名成蹊,学名广侯,字息霜,别号漱筒,别号近二百余称。李叔同不仅是德高望重的爱国高僧,也是著名的音乐家、美术教育家、书法家、戏剧活动家以及造诣深厚的篆刻大师。其在西泠印社中所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往往被后人所忽视,究其原因,实被其精湛的书法、音乐、佛学所掩盖。此次有缘将其俗侄李晋章先生旧藏大师印章首度公开,意在重新审视李叔同及其有关印学之功绩,以起到裨益印林,启迪后人。

李叔同篆刻印风秀逸儒雅,书卷气甚浓,郁有闲云幽岫舒展绝俗之评。李叔同对于篆刻很早就十分喜爱,十三岁时开始临摹篆书字帖《石鼓文》,至十七岁时师从津门唐静岩先生学书法、篆刻。唐先生写给他临习的各体篆书范本他集为一册复印成书,并于封面上以篆书题签《唐静岩司马真迹》并署款为“当湖李成蹊题”。“当湖”就是平湖的古称,这期间他临习了大量的古玺和汉印,对浙派篆刻特别是西泠八家的作品尤为钟情。

\

230   弘一 行书朱砂《南無阿弥陀佛》 

镜心 朱砂纸本

说明:李晋章旧藏

HONGYI CALLIGRAPHY

cinnabar in paper;mounted

27×11 cm

弘一法师入佛后,很少动用动刀镌石。连他自己所用的“音”、“弘一”、“亡言”、“无畏”、“吉月”、“圣音”、“无得”、“大方广”、“龙臂”、“臂”、“六十后作”、“名字性空”、“不拘文字”和佛像等印章,大多由其俗侄李晋章和俗弟子李洪梁、许霏、马东涵等人所刻。当然了,弘一法师出家后也有过几次篆刻活动。例如:1922 年春天在温州庆福寺,他刻了五方印章(“大慈”、“弘裔”、“胜月”、“大心凡夫”、“僧胤”),将引文制成小轴写上跋语,寄赠挚友夏丏尊。再如1924 年春,也是在温州庆福寺,为王心湛居士治一印。寄印时致信说:“刻具久已抛弃,假铁锥为之。”并嘱咐:“石质柔脆,若佩戴者,宜以棉为衬,否则印文不久将磨灭矣。”还有一次在1932 年底,弘一法师第三次入闽后不久,驻锡厦门万寿岩,以唐代温庭筠诗句“看松月到衣”作印文,为同居者“了智上人”亲刻一白文印章。从史料记载来看,弘一法师出家后所治印章与出家前相比,数量大减。

李叔同出家后在闽南的印作公诸于世的共计39 钮。此外,藏于杭州西泠印社的李叔同96 方常用印中,只有四五方为大师自刻,其余皆为当时的友人相赠。此次,公开的弘一法师印存为最多一次,属李叔同俗侄李晋章先生旧藏,其中多枚著录于《弘一大师李叔同篆刻集》。

\

\

220  民国 弘一法师刻勤能补拙款青田印

出版著录:1、《李庐印谱》

2、《李叔同印存》1995年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第116页

3、《弘一大师李叔同篆刻集》2009年4月第一版·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 卷三 第232页

Republic aster Hong Yi moment Qinnengbuzhuo Qingtian 

H:3cm

\

225 清 弘一法师赠李晋章旧藏英国小管风琴

备注:1859年伦敦制作 展出:2012年国家大剧院欧艺琴声国际乐器展

Qing Dynasty aster Hong Yi Lee Jinzhang donated old Tibet UK tubular organ

110cm×60cm×190cm

说明:“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淡淡的管风琴奏出了离愁,听来让人百感交集。这首广为传唱的歌曲就是弘一大事李叔同的代表作。《送别》的意象和语言,是对中国古典送别诗词的继承。长亭饮酒、古道相送,都是千百年来送别诗中常用的意象。但《送别》以短短的一首歌词,把这些意象都集中起来,以送别朋友为缘由,用无所明指的象征,传达出感悟人生、看破红尘的觉悟。1915年创作而成的《送别》,是李叔同学堂歌曲中流传最广的曲目。该曲选用美国通俗歌曲作家奥德威所作的《梦见家和母亲》的曲调,在删去原曲变奏与切分倚音的基础上,配以苍凉隽永的词境,“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不仅使曲调朗朗上口,更因歌词所飘溢出的百般相思离愁,在百年后的今天,依旧动人心扉。较之于此前很多抒发爱国热情的作品,李叔同这一时期所作歌曲在风格与题材上都有了明显的变化,他更为关注歌曲的抒情审美性,曲调往往优美动人,清新流畅,所配文辞亦隽永秀丽,婉约舒缓,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平,亦给当年的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影响。丰子恺在《中文名歌五十曲》序言中写道:“西洋名曲所以传唱于全世界者,因为它们都有那样优美的旋律;而李先生有深大的心灵,又兼备文才与乐才,在当时中国能作曲又作歌的乐家,恐怕也只有先生一人了”。”在音乐方面,李叔同是作词、作曲的大家,也是国内最早从事乐歌创作取得丰硕成果并有深远影响的人。主编中国第一本音乐期刊《音乐小杂志》的人是他;国内第一个用五线谱作曲的是也是他;在国内最早推广西方“音乐之王”管风琴的还是他。在传统的私塾学校里,学生爱好音乐常常会被视为不务正业。就算在新式学校,由于音乐不参加会考,通常也只被当成一点缀,而非正式的课程。为了改变学校艺术教育的薄弱现状,校长经亨颐辗转认识了李叔同。李叔同虽有感于校长的诚意,却提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很过分的任教条件:每个学生须有一架风琴。这令经亨颐十分为难,要知道不光是学校凑不到这笔资金,就是有钱也很难在市面上买到这么多架风琴。可李叔同坚持若达不到条件,自己很难从命。经亨颐无奈,只得东奔西走想尽一切办法,凑到大小风琴二百架,将其排满在礼堂四周、自修室及走廊上,并请李叔同来校参观。经亨颐的真诚打动了李叔同,他欣然接受了邀请。来浙一师执教后,他又重新开始了音乐方面的创作,李叔同存留于世的歌曲约七十首,其中有近于半数的三十多首都作于这—时期,称得上是他歌曲创作的高峰期。六载春风化雨,六载倾心耕耘。在这不算长的教育生涯里,李叔同为浙江一师及中国现代教育事业留下了难以尽述的财富。1918年农历7月13日,这是李叔同最后一次以世俗中人的身份,走在通往校门的林荫路上,从这里离开后,与李叔同相连的尘世种种,皆被一抔佛门净土掩埋。从此,人间再无李叔同。然而,我们仍有理由相信,那个对教育事业执象而求、倾身以任的严肃先生,那个视学生如几出、言传身教的慈祥父亲,那个在艺术园地里辛勤耕耘、润泽后世的文化大师,此刻心中依然没有失去对学生、对天下的关怀与守望。成为弘一法师的李叔同,不过是在又一世人生中求证着生命蜕变的绚烂过程,好比出于幽谷,迁于乔木,不是可惜,却是可庆的。此件拍品“欧洲古典教堂式管风琴”制造于咸丰九年(1859)年,即是李叔同先生留学日本后为其爱侄李晋章带回的礼物。李晋章自幼受三叔(李叔同)影响爱好金石、音乐。李叔同出家后,购物、转信等杂事,也均有李晋章办理。李晋章从小就是弘一大师的崇拜者。在李家的亲属中,最能理解法师出家之举的,就是这位侄子了。此架管风琴原来一直放在李晋章家珍藏。80年代由其家人变卖给了好友陈素梅女士,一直没有离开过天津。2012年,此琴参加了国家大剧院“古韵琴声”大展。风琴音色优美,弦槌、芯毡、槌楦、槌钉、槌柄虽经百年,但依然仍保存完整。闻音抒情,不觉让人顿悟:这不仅是朋友之间挥手相送的骊歌;更是李叔同即将告别人间、弃世出家的前奏。

\

\

222    明 弘一法师背书华严经句石佛

Ming Dynasty Master Hong Yi endorsed the words Buddha Huayan

H:16cm

RMB: 15,000-18,000

此弘一法师背书华严经句石佛像是弘一法师旧藏。衣纹飘逸,富有动感,刻画生动而古朴。其上有深深的年代的烙印,每一寸纹理都富有深深的佛性,整体呈雍容闲静之感,艺术境界之高,令人叹为观止。背有弘一法师题写的华严经句:我身、语、意,未曾恼害于一众生。善男子!如我心者,宁于未来受无间苦,终不发生一念之意,与一蚊、一蚁而作苦事,况复人耶!□□□□□知诸世间□□□□□如幻如影如梦。落款沙门一音。有弘一法师亲题之物,传世甚少,更显其珍贵之处。今得此物,殊为难得。

\

228   弘一 魏碑五言联  立轴 设色纸本

出版:厦门弘一法师研究会编《弘一与厦门》第154页 海峡出版发行集团 2012年。

说明:弘一大师出家前为老友夏丏尊30岁生日祝寿撰写。

藏家简介:夏丏尊(1886-1946),名铸,字勉旃,后(1912年)改字丏尊,号闷庵。

文学家,语文学家。浙江绍兴上虞人。

HONGYI CALLIGRAPHY

ink on paper;mounted

165×34 cm×2

弘一大师的书法艺术从风格上大致分为三个阶段:首先是出家前,大师的书法由碑版中来,锋艺尤具;接下来是出家后,书风渐趋平和;而五十岁以后,则一片天机、恬静、清寂。

此件五言书法对联,是大师出家前的作品。为近代教育家夏丏尊先(1886-1946)三十寿而作。时间为“乙卯年五月”即1915 年5 月,按边跋记:“集始平公造像字造句”,正是大师出家前的碑版典型书风。“始平公造像”碑为《龙门二十品》龙门窑中的二十尊造像题记,北魏书风的代表作。而大师对比此书体用笔之“重顿方勒”,体“扁方紧密”,点划“厚重饱满”,融会贯通,端谨庄严中又有宽博飘逸之趣,字势风骨凛凛,一派魁伟雄浑之姿,足见大师书法造诣之深。

而在对联的内容上,大师亦是应题而作,上联应夏丏尊先生三十寿诞“兹流年三十”;下联应大师祝愿“靡答恩万千”,工整玄妙。此五言对联,完全反映了大师出家前的碑版体书风,充分体现了“龙门二十品” 北魏书法的神韵,“始平公造像”碑被后世评为“龙门二十品”中之第一珍品书体,而大师的此件五言对联,亦可评为大师壮年之精品力作。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