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杨木倚锄农夫

2008-09-04 08:46:12 作者:LuXing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千年诵传的诗句,深深刻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但在刻艺盛世的明清两代,所刻的竹木牙角人物摆件中却独多神仙佛怪、帝王将相与仕女才子,鲜有刻农人的独立摆件。

  多年前杏雨细濛的时节,踏着蜿蜒青湿的条石板,倘佯在盈丈宽的江南古镇老巷中,步入了一间不怎么起眼的古董铺,在旧陋的博古架上巧遇了它———一尊长14厘米左右的农夫持锄踩于3厘米厚的黄土上,通高约17厘米的明代民间黄杨木雕摆件(见图)。我小心翼翼地把它从博古架上扶下,拂去陈年的灰垢,露出黄灿的皮浆,又托在掌上轻轻抚摩,反复鉴赏……终以千钱允得铺主人首肯将其易姓。

  细细品读农夫小像,那晚明匠人不以面朝黄土背朝天,曲腰躬背扶锄犁去刻画农夫的田间辛劳;也不以肩担脊挑沉沉的金穗来描绘农人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丰收愉悦。而以一位头绾束髻,短褐敞胸,双手持锄撑于地,跣足倚锄把,踏立在秋阳下的黄土田间,体现了中国古代农人以土地立命,以锄犁觅衣食。

  古刻匠对此农人的衣、锄、手、足均取粗犷的线条从简勾勒,唯对农人的脸部表情处理得惟妙惟肖、丰富细腻。瞧此侧首眯目的农夫,似醉似醒,微闭微睁地瞄视前方;嘴角朝上轻轻一弯,鼻翼向两侧微微一阔,国字脸形的左右腮边立显两潭浅浅的酒窝,可以看出,农夫惬意的目光已随稻田里翻滚的“黄金”向前蔓延流淌;嘴角亦随秋风下泛起层层稻浪而泛出阵阵的喜悦。然而这种陶醉与喜悦对于封建社会晚期的农夫却是十分短暂与苦涩,这从刻匠赋予农夫一张喜悦中又带着一声长叹的口型,似已道白了古川沙人氏祝悦霖的那首竹枝词:“火轮那管炙肌肤,辛苦田间汗血锄。完却官租橐欲罄,叩门月米又追呼。”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