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枝山书法真迹”辨伪谈

2006-05-24 02:29:36 作者:LuXing 来源:收藏快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编 号: 35207    
摄影作者:   
文件名:C29c0602.jpg  
文件大小:13K  
高 X 宽:96 X 283  
说明:C29c0602.jpg编 号: 35212    
摄影作者:   
文件名:C29c0603.jpg  
文件大小:14K  
高 X 宽:147 X 283  
说明:C29c0603.jpg编 号: 35542    
摄影作者:   
文件名:C29c0601.jpg  
文件大小:18K  
高 X 宽:283 X 170  
说明:C29c0601.jpg

    由四川大学出版社编著的《古玩·字画·珠玉鉴赏———最新拍卖行情》一书上,一幅署名“祝枝山书法真迹”的草书作品引起了我的注意;经反复甄别后,确认该作疑点甚多,风格笔致与祝枝山传世真迹对比,神韵可谓相去甚远。本着去伪存真的严谨治学态度,故不揣简陋,斗胆捡出其存世馆藏的墨迹,以作直观对照分析,拙文若有疏漏,尚乞学者补阙匡正。

  该幅上拍的“祝枝山书法真迹”的草书中堂(图1),客气地说:“只能称为字”;若不客气地讲:“只是一张无用的废纸”。若言“枝山真迹”,就更让人捧腹。该张“坊货”无论你从何角度观看,都无法找出一笔让人信服的地方。内含中缺少的是大手笔的力量和干枯少润的古味。扑面而来的是一缕“蜻蜓点水,笔臃墨肿”的庸俗之笔。缺少允明草书那“变化出入,不可端倪,风骨烂漫,天真纵逸”的艺术气韵。此等蹩脚荒唐的“充头”赝作,居然敢定为“枝山书法真迹”并公然上拍,这是极不严肃的欺世之举。愚认为,这种可笑不负责任的草率定论,是有违道德伦理的。也可说是对枝山先生书艺不恭的一种错误亵渎。然更令我百思不解的是,这幅明眼人一看便知的“充头货”,居然能一路“过关通行”,堂而皇之地跻身于“中国名家字拍卖”行列。我想,这其中的原委应该不言而喻。

  对该幅“枝山真迹”,本人暂提出四点疑问,仅供参考:(一)疑点一:

  有“吴门四才子之一”之称的祝枝山,其大部分传世精作,多为清宫内府和一些大典藏家秘笈庋藏,可谓“寸纸如金”,都为承传有序的开门之品。世人若获“一寸片纸”,皆可说是万幸之事。如秘藏于清宫登记著录的枝山真迹,内府也仅藏二十九件。而存于市面上的所谓“枝山真迹”可以基本肯定地说:充其量多为“苏州片”作旧仿制的“新老充头”。“真迹”都是旧坊编出来的“优美故事”。这张署款“枝山真迹”的上拍品,若细心与祝公的真迹比照,一切问题就全都会暴露无疑了。形式也亦属“苏州片坊货的充头品”。(二)疑点二:

  在我平时研究祝枝山的传世书法中,赏得最多的是他的狂放草书,小楷存世甚稀。在纸张的择选上,他最喜书洋洋长卷和洒洒长条,好像这样更能激发他的内情宣泄。如《书法丛刊》“第七辑”的一幅草书《乐志论》立轴,旁绫边的空白处有书画鉴定大师吴湖帆先生的题跋和认可,著名学者钱庸捐献。再如《书法丛刊》“总五十四期”一长卷草书《桃花赋·梅兄请名说》(图2),这二幅枝山先生的草书,都可说是世间少见之精品。尤其长卷草书,乃今草和狂草的绝配结合。开笔从头至尾,一气呵成;跌荡起伏的笔墨气润,笔断意连的优雅线条,完美大气的整体章法,将出神入化的自然之法,凌驾于艺术之最高境界。落款“枝山道人祝允明”,钤朱文“希哲”、白文“祝允明印”。在钤盖的两方印中,白文“祝允明印”刻得最为精致,刀法布白多蓄汉印神韵,当为高人所为。而这幅“枝山真迹”,焉能望其项背。(三)疑点三:

  枝山先生用笔似风,势如破竹,而笔墨又无不尽在矩规法度之中。其草“本出东晋二王之法”,师承“颠张醉素”之本,源宗庭坚纵横之势。写来轻松释然,落墨如锥划沙;行笔皆为中锋,辅以侧锋之势,衔接墨饱气壮,曲线游丝法乎自然;真乃“笔笔见趣而趣生,字字见神而神出”。按提翻转一波三折,看似奔走如雷电,实则行笔精到缓行,此等手段,非大手笔而难为。再看这幅所谓的“枝山真迹”,风姿缺神少韵,间架结构凌乱松散,仿如强拼而成,点画落墨浅浮表面,无力透纸背之功力。跳眼的“车、坤”二字长竖十分扎眼,好像“死蛇挂树”而松软无力;游丝相连更是牵强造作,毫无贯通血脉之感;“三点水”乃恶墨乱点,全无枝山先生那丰富的章草意趣;让人怎么也得不到一种美的艺术享受。幼稚可笑的全包围“国、园”等字,连书法最基本的“计白当墨”也没弄清,居然玩起了“空中画圈”的笔墨游戏,实经不住轻拳一击。全篇章法似“盘珠排列”,左右、上下皆无穿插呼应之势,与“惊风雨、泣鬼神”的枝山笔势相去“十万八千里”。(四)疑点四:

  应该这么说:吴中出奇才,吴中多名士;能诗善书者代不乏人;而枝山先生又是此中奇才中的大才。其人品操守、文章书法皆为吴中少有之通才。虽未闻其能绘事,然其“通画理,善音律”,更精于鉴赏。伯虎绘画的成功之路与其关联很大,伯虎落难冷遇之际也是他多方接济,伯虎去世也是他为挚友一手操办后事。其品质道德足见一斑。

  枝山先生通真、行、草、章草,尤精狂草、小楷。其小楷本出钟繇、右军,颇能入古。吴中三士小楷中,允明则有别于“文衡山结字的露锋,又区别于雅宜山人王庞的过熟”,字里行间一股晋人高士之风。其狂草师承怀素,这一点,毋庸置疑。后认为黄庭坚的草法在情感的流露上以及笔墨的运用上不逊于素师,遂将二人的精深笔墨融入自己的作品中;故枝山先生的用笔是介于素师与黄氏之间的再拓新。附黄庭坚草书《杜甫寄贺兰钅舌诗》一札(图3),今藏北京故宫,黄件可与《书法丛刊》“第八辑”46页祝草书长卷《春日醉卧》略一比较,便可以看出其中三味。

  故综上所述,这幅收录上拍的“祝枝山书法真迹”,乃绝假无疑;应为典型“苏州片旧坊充头”的劣等之作。

  

  

0
顶一下
0
踩一下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